總體產業面
個體公司面

上游

汽車零配件生產

 
 
 
中游
下游
本國上市公司(5家) 大億 堤維西 正峰 艾姆勒 帝寶
本國上櫃公司(1家) 雷笛克光學
外國興櫃公司(1家) 華勝-KY
創櫃公司(1家) 元皓
知名外國企業(3家) Hella 小糸製作所 Valeo
共11家
本國上市公司(3家) 南港 泰豐 艾姆勒
外國興櫃公司(1家) 華勝-KY
知名外國企業(4家) 普利司通 Continental AG 固特異 米其林
共8家
本國上市公司(3家) 東陽 耿鼎 艾姆勒
外國興櫃公司(1家) 華勝-KY
知名外國企業(3家) Advance Auto Parts AutoZone Delphi
共7家
本國上市公司(1家) 艾姆勒
本國上櫃公司(1家) 健信
本國興櫃公司(1家) 巧新
外國興櫃公司(1家) 華勝-KY
知名外國企業(3家) BBS OZ Group WheelPros
共7家
本國上市公司(2家) 東陽 艾姆勒
外國興櫃公司(1家) 華勝-KY
知名外國企業(3家) MANSORY VeilSide WALD
共6家
本國上市公司(3家) 東陽 昭輝 艾姆勒
外國上市公司(1家) 英利-KY
外國興櫃公司(1家) 華勝-KY
知名外國企業(3家) MANSORY VeilSide WALD
共8家
本國上市公司(13家) 士電 正道 瑞利 車王電 和大
 倉佑 艾姆勒 敦吉 怡利電 新至陞
 智伸科 帝寶 茂順
外國上市公司(2家) 廣華-KY 英利-KY
本國上櫃公司(10家) 光洋科 謚源 昇銳 精確 東浦
 同致 宏易 橙的 大億金茂 皇田
本國興櫃公司(2家) 詠勝昌 湧盛
外國興櫃公司(1家) 華勝-KY
共28家
共12家
本國上市公司(6家) 中華 三陽工業 和泰車 裕日車 艾姆勒
 汎德永業
本國上櫃公司(1家) 家登
共7家

汽車產業鏈

汽車產業為技術與資本密集的產業,其產業鏈相當龐大,牽動相關產業非常廣,一部汽車由約三萬多個零件所組成,涵蓋鋼鐵、塑膠、橡膠、玻璃、機械、電機、電子、服務等不同產業,且相關從業人才專業包括研發、製造、採購、行銷、管理、保修等技能,因而匯集成完整的汽車產業,故汽車業有「火車頭工業」之稱。汽車產業的上游主要為相關零組件製造商,中游為整車中心大廠、組裝、修理及技術服務,下游則為品牌廠商與銷售服務據點。台灣車輛工業總產值在2014年高達6,637億元,為歷史的最高峰,而2020年1-9月有4,351億元,佔台灣製造業總產值約4.70%,雖然衰退6.36%,但仍是台灣重要工業之一。而2020年1-9月台灣汽車業產值為1,152億元,汽車零組件業產值則為1,430億元,機車業為447億元,機車零組件業為369億元,自行車業為418億元,自行車零組件業為為536億元。

一、上游

汽車業的上游很多,主要為零組件的生產,包含鑄造、沖壓、鍛造、機械加工與熱處理等程式,產品包括車燈、輪胎、鈑金、鋁合金鋼圈、引擎蓋、保險桿等,汽車產業內彼此的關聯性及影響層面很大,因汽車製造及組裝流程複雜,需要超過三萬個零件,零組件經過品質檢驗合格之後,再送至中心廠組裝,因此零組件廠商與整車中心廠形成中心衛星工廠體系,具有長期穩定的合作關係,各個整車中心工廠均會向上、中、下游進行程度不一的垂直整合。

臺灣汽車零組件廠初期大多從機車零組件入門,後因政府實施自製率並開始扶植零組件製造廠且設定汽車國產化目標,繼而在國內尋求適合的工廠也促使零組件衛星工廠體系成型,進行零組件開發。因臺灣汽車業因國內市場規模小產量難以突破因素影響,故業者積極加入國際分工體系,拓展外銷,並赴中國大陸及東南亞投資設廠,以突破生存與發展之瓶頸。而多數汽車零組件廠商如車燈、保險桿、橡膠與塑膠等多朝售後服務產品發展。汽車零組件可分為「出場原車零件」及「售後維修零件」;「出場原車零件」可分為原廠委託製造(OEM)以及原廠委託設計製造(ODM);OEM的毛利約在10%上下,臺灣多以OEM為主,但目前國內廠商正積極提升研發與設計的能力,朝向以ODM方式來為大型車廠製作,可節省模具開發成本以及提供在供應鏈上的議價能力。而「售後維修零件」又可分為正廠零件(OES)以及非正廠零件(AM),OES的零件有原廠的品牌,但是價格昂貴,銷售通路多為原廠指定的店家。AM零件通常供應維修及改裝使用,產品僅以現有的產品去複製,價格較低廉,又AM廠生產的主要以碰撞件為主,例如板金件、車燈、塑膠件、冷卻件等等,臺灣的零組件廠商多以AM市場為主。

AM零件在部份國家需要有認證才能銷售,雖然美國有CAPA及MQVP對於AM零組件進行專業驗證,但CAPA比較受到美國前五大保險公司所接受,台灣通過CAPA認證的廠商不計其數;且臺廠商產的AM零件毛利率高達40%,主因是AM市場的產品主要是透過零售商或維修廠直接賣給消費者,不須經過品牌廠的層層剝削,故毛利率較高,也讓臺廠在AM零件上具有相當的國際知名度,台商也幾乎掌控全球市場的供需狀況,可說是台灣之光。

臺灣汽車零組件市場多以外銷為主軸;近幾年臺灣汽車零組件廠商已進入價格差異化市場,在境外投資設廠及與國際大型車廠合作,逐漸轉型搶入原裝市場,加上汽車逐漸走向智慧化、潔淨化與電動化,潛在商機也逐漸顯現,汽車零組件廠商如車燈、保險桿、鈑金、模具的產值的市占率幾乎都為全球第一位,全球市占率高達80%~90%,展現了臺灣廠商的競爭優勢。目前台灣整體汽車產業供應鏈完整,其具少量多樣與彈性製造的優勢,已在國際佔有一席之地;台灣汽車零件廠因不斷投入研發與提升生產技術,已具備國際競爭能力與進入國際車廠供應鏈,且台灣的優勢在於管理能力、成本規劃、研發能力、貿易人才與國際接軌,因此只要能夠持續積極差異化,汽車市場非台灣莫屬。

過去歐美市場以原廠零件為主,中國與台灣的售後維修則以AM零件為主;又AM市場通路有零銷通路商以及汽車保險公司付費兩種管道,主因是近年來北美興起推出較便宜的AM零件保單,讓保戶在汽車面臨更換零件時選擇AM廠所出產的零件。

二、中游

汽車業的中游為中心組裝工廠,中心廠組裝汽車的過程包括車體焊接、塗裝、部分零組件之預組裝,最後進行整車的裝配。整車廠將零組件外包給一級衛星廠,一級衛星廠再將細部零件轉包給第二級、第三級衛星廠,形成多層次的分工結構,中心廠整合長期合作之上游零組件廠商及衛星工廠,以即時提供下游銷售端所需之整車、零件及技術服務,使下游銷售業者得以減少自備庫存之相關成本,並降低經營風險。一部完整的汽車在出廠前必須通過各種不同條件的檢驗與測試標準,經確認合格之後,安全可靠的汽車才算生產完成。目前台灣車輛產業廠商數約2,500家,主要分布於桃竹苗及屏東,而汽車零件業主要分布於桃竹苗中彰及台南等地。

國內汽車早期因技術不成熟,車廠多與國外車廠簽訂技術合作,零組件大多以散裝零件進口組裝,之後隨國內車廠相繼設立,開始導入座椅、懸吊、傳動系統零組件等生產技術,又因國內鑄造、沖壓、鍛造等技術趨於成熟,剎車、儀表、轉向系統已達到國產化目標,國內零件自製率逐漸高達70%後,但因國內市場小,廠商轉趨開發關鍵零組件以擴展外銷市場;台灣加入WTO後廠商積極加入全球分工體系,開始嘗試出口東南亞(整車及完全拆散進口後組裝CKD),以及經營中國大陸市場,透過兩岸分工體系,逐步將臺灣技術能量導入中國大陸以獲得量產規模效益。

近年臺灣廠商因具優良零件設計製造能力、良好工廠管理能力、及彈性化的生產並保持優良品質,產品外銷歐美多年;且整車製造受到國際市場肯定,亦能發表自主品牌,藉由自主品牌的發展,國內廠商已能掌握完整的汽車供應鏈,有臺灣廠商具有ICT電子產業優勢,根據工研院統計,汽車電子產品在導航、多媒體與車用影像居多,駕駛資訊系統也已超過半數(53.95%)。再者,因自動駕駛車、聯網車輛可促進先進駕駛安全輔助系統,像是車用影像系統、盲點偵測、車道偏移、停車輔助系統、車用LED等產品,因此汽車的車用電子系統串聯其他科技應用服務,來打造車聯網生態圈;而2020年因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爆發,衝擊全球各種產業,對汽車產業的打擊更是劇烈,阻斷了傳統汽車的供應鏈,世界各地的工廠生產線被迫停擺,消費需求也大減,因此全球汽車產量將萎縮超過20%,其中打擊最嚴重的首推法國與義大利汽車市場,分別約下滑25%,而全球最大汽車市場中國,也預計將下滑約15%,中國成品車產量在過去十年成長一倍,2019年達 2,570 萬輛,汽車零件工廠相應而生,但大部分產品都是流向國外市場,以美國、日本、南韓與德國為主。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未來將可促使傳統汽車供應商與零組件廠商加速轉型,畢竟融合科技應用和電動化汽車已成為未來的發展趨勢。

三、下游

汽車業的下游則為車輛銷售與售後服務,國內車廠多有技術合作母廠,因此均具備完整供應鏈以滿足市場對於不同車型的需求,裕隆汽車主要技術合作對象為日本的日產汽車,裕日車銷售的日產(NISSAN)汽車,由日本日產(Nissan)擔任技術母廠設計,在台灣由裕隆代工生產,屬於國產汽車品牌銷售公司;和泰汽車則為日本豐田在臺灣代理經銷商,中華汽車則與三菱簽訂技術合作契約,而三陽工業因本田自行百分百持股設立「台灣本田股份有限公司」,也終止與三陽技術合作,故三陽轉與韓國現代汽車技術合作。國內車廠旗下都有諸多經銷據點以銷售自家品牌車款。銷售的車輛多為商用車、中、小型轎車、休/商旅車,目前也多以臺灣地區為主;而整車廠的外銷市場也正逐年擴展中,但因國內汽車市場目前已趨飽和,加上台灣汽車市場規模相對較小,而進口車因加入WTO後,貨物稅、關稅下降等因素而增加競爭力;但進口汽車零組件卻未跟著降低,進口整車關稅與零件相同都是17.5%,對於國產車而言,生產成本相對偏高,造成進口車與國產車價格愈來愈相近。故國內汽車業皆以多品牌專業製造與銷售,努力提升各品牌製造品質、成本、交期及服務滿意度,提供各品牌專屬的客製化服務與售後服務。

因中美貿易戰影響,以及WLTP環保法規越益嚴苛,加上國產車銷售不敵進口車,致使國內汽車市場呈現五年來首次衰退,國內汽車業龍頭裕隆過去只幫日產(NISSAN)與納智捷代工,但產能利用率仍不高,面對國產車市占率節節下滑,加上國際市場多變,裕隆為發揮規模效益,正積極進行價值鏈策略轉型;裕隆集團以華創車電開發、裕隆生產、納智捷行銷的模式發展自有品牌已經10年,車型開發成本加上管銷費用至少花掉800億元,尤其是在大陸的生產廠東風裕隆,更是錢坑,但自2019年決定代理與代工正式並行,全面開放多元客戶,爭取海內外客戶訂單,提供客戶全方位服務,藉由資源共享共用來創造規模經濟、降低成本,進而形成良性循環與創造最大綜效。如今全球車廠都正面臨轉型的考驗,裕隆的自有品牌夢想也從雲端跌回現實。

早期台灣的汽車零組件廠95%以上幾與日本廠商合作,多數的整車主機廠商也與日本有合作或合的資關係;但日資企業將臺灣視為加工地,並沒有為台灣帶來母廠的資金、技術與管理的資源,因此造成今日臺灣整車廠的產業鏈生產落後,這是國內汽車產業的一個隱憂。

隨著國內生產技術及產品品質逐漸受國際肯定,車廠整車逐步朝向中東、俄羅斯及東協等全球市場外銷與布局,突破創新,臺灣具備完整汽車零組件產業供應鏈,成上、中、下游綿密的供應網絡,加上技術品質優良,又全球主要車廠對於零組件採購也多移至亞洲與中國大陸,臺灣占有地利之便,故未來臺灣車廠仍將擁有相當地競爭優勢。

而隨著國際大廠對車聯網的重視,帶動了汽車智能化趨勢發展,透過無線通訊技術將車輛相關資訊傳達到遠端管理平台,將汽車作為大數據中心,並整合導航、娛樂、資安、通訊等服務以及汽車性能的提升,若臺廠能加快腳步,未來商機無限。

因美中貿易戰的開打,美國對中國商品課徵關稅,致使汽車與相關零件也受到波及,估計未來汽車產業的供應鏈將重新洗牌,而隨著共享經濟的崛起,以及車聯網、智慧車與智慧製造、交通安全、自動駕駛、智慧交通的快速發展下,未來汽車整車與零組件也將走向以大量生產與客製化的服務發展。而隨著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衝擊,汽車市場受創嚴重,估計未來需要1-2年恢復期;加上汽車主要市場的中國大陸與美國汽車與零組件銷售將轉趨保守,預期未來汽車產業供應鏈將面臨結構性改變而重新洗牌。國內雖有汽車汰舊換新貨物稅補助政策鼓勵換車、國產暢銷車型改款及六期環保法規上路帶動預期購買心理等利多,但因國內的內需市場規模小、擴增不易再者加上進口車的威脅下,國產車面臨的困難重重,業者唯有積極加入國際分工體系,拓展外銷,並赴中國大陸及東南亞投資設廠,以突破生存與發展之瓶頸;也需要政府積極正視其未來與發展;目前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將有助於汽車零組件廠商分散外銷市場與迴避貿易風險,再者業者也應儘早布局東協、印度等新興國家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