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體產業面
個體公司面

上游
中游

紙器及紙類製造印刷、加工

下游
共10家
本國上市公司(3家) 正隆 華紙 永豐餘
知名外國企業(3家) 王子製紙株式会社 斯道拉恩索集团 芬歐匯川紙業
共6家
本國上市公司(3家) 士紙 正隆 永豐餘
知名外國企業(3家) 美國國際紙業 玖龍紙業 WestRock
共6家
本國上市公司(2家) 永豐餘 永豐實
知名外國企業(3家) 金百利克拉克 寶僑 愛生雅
共5家
本國上市公司(5家) 正隆 華紙 寶隆 永豐餘 永豐實
知名外國企業(3家) Enel S.p.A Renault-Nissan-Mitsubishi 豐田汽車
共8家

造紙產業鏈

造紙是以木材為主要原料,進行生產紙漿、紙、紙板以及其他纖維基體產品為主稱之;目前全世界造紙業的生產基地以北美洲(美國與加拿大)、北歐(瑞典、芬蘭及俄羅斯)以及東亞(中國大陸、日本及俄羅斯)地區為主,另外,澳洲與巴西也有頗具規模的造紙及製漿產業;因此全球紙漿產量前五大國家分別是美國、巴西、加拿大、中國與瑞典,而中國更是躋身為全球第一大生產國。而全球紙漿進口的前五大國家,則分別是中國、美國、德國、義大利與韓國。臺灣排名在全球第20大造紙生產國,佔全球總生產量1%。2021年國內紙與紙板總生產量達448.2萬公噸創新高,較2020年增加2.8%,紙張與紙板總消費量為466.2萬公噸,年增加 6.6%,等於每人年平均用紙量上升至199.4公斤。紙張與紙板總銷售量442.6萬公噸,內銷量為303.4萬公噸,年增8.7%,外銷量139.1萬公噸,年少11.2%。由於紙板產量提升帶動回收紙消費需求增加;回收紙總消費量 438.9 萬公噸,比前一年成長 6.2%。其中國內回收紙為 288.6 萬公噸,年增3.3%,佔總消費量65.8%。

一、上游

造紙業的上游為紙漿製造業,其主要原料紙漿與廢紙、木質纖維、蔗渣、木片等;經過備漿系統與散漿系統後製成紙漿或廢紙漿。臺灣的森林覆蓋率占58.5%,但生產造紙原料的木片自給率僅0.5%,而國內造紙業所需紙漿原料70%為廢紙、30%為純木漿,廢紙部分70%為國內回收廢紙,30%為進口;又目前國內紙漿生產廠商全臺只有兩家,扣除自用後,供給國內市場的量僅有三成,因此進口紙漿佔國內紙漿市場之七成,將近80萬噸,主要來自於智利、加拿大、巴西、印尼、美國等等,故國內的紙業行情與營運成本,與國際紙漿、廢紙價格的連動性很高。紙漿產品的傳統旺季是每年1-3月和9-12月,淡季是4-7月。

紙漿在製程中因使用大量能源進行木料蒸煮或大量蒸汽將成漿或成紙乾燥,因此紙漿、紙及紙製品業屬高耗能產業,由於製漿業在製程中之蒸解、洗漿及黑液回收工程產生水汙染,而製程產生的臭氣、煙塵及漂白製程氯氣,以造紙廠鍋爐或汽電共生廢氣,以及紙器廠有紙粉及印刷過生產生的VOCs問題,因此近年來政府倡導節能減碳來減少用紙,故紙業產值也逐年下滑。

由於紙漿為文化用紙、工業用紙或家庭用紙的主要原料之一,其中文化用紙之印刷書寫及家庭用紙及100%取用紙漿為原料,而文化用紙及家庭用紙為消費紙品,需求狀況與景氣榮枯有關,故紙漿市況的強弱與經濟成長率密不可分。

而近兩年全球紙漿庫存量不斷下降,主因是紙漿供給端受到多方因素的干擾,先是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疫情停工、運價高檔及塞港等問題,接著又是能源與運費漲價;2022年初又加上烏俄戰爭,使得全球重要木材出產國俄羅斯因歐美各國的制裁而貿易中斷,根據統計,中國紙漿價格2022年迄今漲40%,短纖紙漿價格5月創下新高來到每噸1,196美元,長纖紙漿則衝破每噸1,300美元大關。而全球最大紙漿製造商Suzano也警示,紙漿短缺的問題越來越嚴重,估計會再次推高紙漿的價格,由於紙漿是製造包裝、尿布和衛生紙的重要原料,加上新產能疲弱,預料2022年下半年,紙漿還會再有一波價格調漲。

也因造紙產生的污染問題非常嚴重,且中國造紙廠多是中小型工廠,所產生的污染問題嚴重,故2021年起中國實施限廢令,針對海外進口廢紙採取總量管制,全面禁止海外廢紙進口;期望可以提升環保標準,也可以進一步促使中小廠淘汰,達到產業升級的效果。而面對「禁廢令」和原料供應緊繃等問題,當前許多紙企轉向增加木漿、木片和廢紙漿採購,以彌補部分原材料缺口,也加速造紙行業的原材料結構調整。

二、中游

造紙業的中游為紙漿加工後製成文化用紙、工業用紙、家庭用紙、包裝用紙以及特殊用紙等紙張與紙板產業。其中文化用紙包括銅板紙、道林紙、模造紙、證券紙、印刷紙、圖書紙、聖經紙、新聞紙、非碳複寫紙、電腦列印紙、其他文化用紙等,提供印刷業、出版業、廣告業、文化事業等下游產業使用。工業用紙包括牛皮紙板、瓦楞芯紙、包裝紙、灰紙板塗佈與非塗佈白紙板、紗館紙板等,主要提供給紙器產業、紙管業、紙容器業進一步加工製成紙箱、紙管等紙器。家庭用紙則包括衛生紙、衛生棉、紙尿褲、面紙、餐巾紙、紙巾、廚房用紙、醫療用紙等,主要提供給量販店、一般通路販售或醫院使用。包裝用紙則包括一般包裝紙、一般牛皮紙、袋用包裝紙、袋用牛皮紙等,主要提供給紙器業者與紙袋製造業者進一步加工製造及一般通路銷售。特殊用紙則包括棉紙、宣紙、絕緣紙、機能紙、敬神紙、果袋紙等,主要提供給文化業與農工業使用,及一般通路銷售。

臺灣造紙產業經過多年發展已趨於成熟,工業用紙近年來已經逐漸走向高強度與輕磅化的方向,而文化用紙與家庭用紙則逐漸走向差異化、高附加價值的產品;國內的紙廠規模大多以中小型為主,雖然紙漿、原木與廢紙等原料的進口依存度高,但臺灣的造紙技術屬亞洲一流,且國內回收紙再利用已具制度和規模,利用率高達95%,如瓦楞紙箱、書報雜誌、辦公室用紙、傳單回收進入造紙廠做再生紙漿原料,而紙容器、鋁箔包等回收進入特定處理紙廠進行脫膜、散漿,淋膜和鋁箔透過造粒或磨碎等做其他利用。且台灣紙業市場發展已趨成熟穩定,幾無新競爭者加入,市場變化不大。

三、下游

造紙業的下游則為紙業進出口業務與銷售,國內自加入WTO後紙漿進口降為零關稅,但出口仍有5%至7%關稅障礙,雖然國內紙張與紙板進口量明顯成長,但國內造紙業為營運需求,不得不把部分產量設法外銷,且隨著下游產業的外移,因此造紙廠也進而跟隨客戶進行海外設廠作為因應,逐漸外移至大陸與越南。目前國內紙廠漸轉型為以設計行銷為導向,開發高附加價值紙種及紙箱,並且改以電子化設備,強化內部管理及電子商務等電子化作業能力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並且上、下游採取策略聯盟,整合延伸為一貫化生產、產銷合一模式,方可提高與同業之競爭優勢。

    又工業用紙(瓦楞紙)主要是採用再生紙漿,亦即透過廢紙回收循環再製,由於新冠疫情使得廢紙回收不易,加上海運運價高漲以及俄烏大戰推升煤炭等燃料價格狂飆,目前廢紙原料加燃料占紙廠成本比重超過八成。儘管紙漿價格大漲,但海運仍處於缺櫃缺倉狀態,下游客戶出貨受阻,加上成品紙需求不佳,若廠商調漲產品售價恐有打壓需求之虞;考量消費者接受度,以及政府壓力,目前紙廠只能按兵不動,難以反應在終端產品上。

    由於氣候變遷與環保議題日趨重要,隨著國際大廠在評估供應鏈廠商以及投資機構在選擇投資標的時會將企業永續性指標納入考量,ESG(環境、社會、公司治理)趨勢已成未來重要指標,循環經濟已成為重要顯學。因此國內紙廠在製程中對力行循環經濟,陸續獲得CSR、ESG等相關獎項肯定,也積極在減少耗能、節省成本上努力;有廠商利用沼氣發電以及使用零燃煤SRF汽電共生系統,自給自足外還可將剩餘的電力回售給台電,每月還有自售電力之收入進帳。還有廠商將製程廢棄物經處理後也製成SRF固體再生燃料作為替代燃料自用,多餘蒸汽更提供到工業區其他廠家,全廠廢棄物循環再利用率達99%。以及透過提升廢紙纖維得率並減少廢棄物產出,低碳造紙解決方案可降低、煤炭與廢棄物減量以及減少碳排放量;可看出國內造紙產業為維護環境永續,廠商以資源再生利用目標運行,主要有三大循環系統:產品循環、能源循環、水循環,創造資源運用最大化,降低環境衝擊。

又環保署針對「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修正草案,預計2023年起對碳排大戶收取碳費。國內造紙三雄首當其衝,國內紙廠也紛紛砸大錢轉型低碳造紙,期望能提升能源效率、製程餘料資源化、發展再生能源、創新應用負排碳技術等。

目前國內造紙業也面臨兩大挑戰,除了對減碳的投資大大墊高生產成本,粗估未來每年需投入數億至數十億元;再來則是相關廢棄物處理法規需要中央與地方政府互相配合。例如,事業廢棄物當成輔助燃料所產生的灰,混燒煤灰的處理去化通路,停留在用於低強度混凝土(CLSM)的原料等,混燒煤灰再利用於水泥原料生料仍未能落實市場化。

造紙產業屬資本與技術密集行業,市場上大型企業具有規模經濟的生產優勢,有較多資金投入製程改善、技術產品研發,或以併購來擴大規模或提升競爭優勢。國內紙業以中小型企業比率較高,不具經濟生產規模,沒有資源與能源,卻可以做到年產能達480萬公噸的規模,成就了一個從育種、造林、製漿、造紙的完整產業鏈。由於中國大陸廠商的急起直追的壓力,加上大環境變化加劇加速,國內造紙業也進入了產業的數位轉型,台廠除了面臨生產成本、環保法規、市場需求等因素的挑戰外,更要加強拓展海外市場、布局全球,進行產業上、下游的垂直整合及同行業橫向策略聯盟,及原料木漿、廢紙來源系統的建立等數位資訊整合;硬體方面之設備提升、環保改善、廢棄物處理等,以提升產能與節能效率,建構完整的供應鏈競爭優勢;軟體面更朝向特殊化、差異性、高附加價值的相關產品發展,致力於利基性商品的發展,提升產品高附加價值,方能在群雄並起的競爭中立於不敗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