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總體產業面
個體公司面

上游
中游
下游
本國上市公司(4家) 台泥 幸福水泥 信大水泥 潤弘精密
知名外國企業(3家) 西麥斯 中国建筑材料 拉法基豪瑞
共7家
知名外國企業(2家) Emerge Us Silica
共2家
知名外國企業(3家) Arcelor Mittal 河钢集团 新日鐡住金
共3家
本國上市公司(4家) 台泥 幸福水泥 信大水泥 東泥
知名外國企業(3家) 海螺水泥 中国建筑材料 拉法基豪瑞
共7家
本國上市公司(5家) 台泥 亞泥 幸福水泥 信大水泥 東泥
知名外國企業(3家) 海螺水泥 中国建筑材料 拉法基豪瑞
共8家
知名外國企業(3家) 拉法基豪瑞 聖戈班 USG
共3家
共6家
請詳建材營造產業鏈之分布
請詳建材營造產業鏈之分布
共3家
本國上市公司(5家) 台泥 環球水泥 幸福水泥 信大水泥 國產
本國上櫃公司(1家) 力泰建設
知名外國企業(3家) 西麥斯 中国建筑材料 拉法基豪瑞
共9家

水泥產業鏈

水泥是國家基礎工業之一,也是建設的基本材料,舉凡住宅,公路、橋樑、碼頭等土木建築及國防工事等工程,水泥皆為不可或缺之材料,又水泥業景氣與公共建設的推動及營建業等息息相關,加上水泥業需要龐大的資本支出、機器設備投入與採礦權、土地成本及運輸費用等等,可算是資本密集工業,雖然技術障礙不大,但在龐大的資金需求下,進入門檻頗高,且產業的上、下游變化少,產業相對穩定,故水泥業的廠商家數不多,因而構成了典型的寡占市場,唯國際上的原料價格與終端需求則是影響廠商獲利的主要原因。水泥業可分為上游的水泥原料供應,中游的水泥業者則是再加工為預拌混凝土與水泥製品,再售予下游之公共工程或民間營造商。

一、上游
水泥業最上游的主要原料就是石灰石,約占77%-82%,再來則是黏土、矽砂、鐵渣、爐渣等等,其開採係依「露天礦場採掘面安全原則」,採露天寬階平層採掘法,以露天階段方式由上往下布置採掘。各階段採掘之石灰石以挖掘機、卡車駁運配合豎井運搬系統,經坑內裂岩機及顎碎機處理後,以皮帶輸送機轉索道運至廠內石灰石堆場;水泥生產中間必須經過很多過程,一般可分為生料磨製(生料磨系統)、煅燒(旋窯系統)和水泥製成(水泥磨系統)等三個工序,生料磨製即石灰石和黏土等原料,進行磨機磨細之工序;煅燒即把已加工之原料放入窯;燒完後再經過粉磨,就成為水泥。因此水泥窯與煉油一樣,都必須燃燒煤炭及高度用電量;而水泥的成本結構依序分別為煤(40%),石灰石(25%),電力(12%),機器設備的折舊與維修(10%),剩下的則是其他要素。
因水泥業最多的成本是煤,而煤與石油又處於替代性的關係,所以當石油價格高時,也會牽動煤的價格上升,成本就會提高,除非水泥業的下游需求旺盛,可提高售價,否則石油價格上漲將會使水泥毛利降低。近年來因美國頁岩油大量開採致使石油價格不斷往下探底,也帶動水泥毛利相對好轉,而有鑑於石油價格直直落底,石油輸出國家組織與非成員國在2016年取得減產協議的共識後,油價於2017年回穩攀升至60美元之上;而怕油價又再度下跌,因此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和俄羅斯為首非油國組織產油國已於2017年11月30日達成協議,為清除全球原油過剩情形,計畫將延續減產至2018年底,但表示如市場過熱,可能提早退出協議;根據國際能源總署報告顯示目前OPEC和盟友已成功將全球庫存降至近兩年來最低,但估計2018年供給成長仍將超過需求,預估2018年上半年每天將有20萬桶的超額供給,第一季更達每天30萬桶,直到2018年下半年時,才會轉為每天供給短缺20萬桶,全年市場供需才接近平衡,因此庫存量將大致不變,也顯示油價向下波動的因子仍大。

二、中游
水泥原料由石灰質原料、黏土質原料及少量校正原料(有時還加入礦化劑、晶種等,立窯生產時還要加煤)按比例配合,粉磨到一定細度的物料,稱為水泥生料。而水泥熟料則是水泥製作過程中的一個中間產品,原料主要是石灰石和黏土,石灰石、黏土等材料經過高溫加熱達到1,500度的煅燒,形成顆粒狀的小圓球即為水泥熟料。而石膏的主要化學成分是硫酸鈣(CaSO4),主要是古代鹽湖或潟湖的沉積物,可用於水泥緩凝劑、石膏建築製品、模型製作、醫用食品添加劑、硫酸生產、紙張填料、油漆填料、骨折固定等,也能做為黑板用的粉筆。天然二水石膏(CaSO4·2H2O)又稱為生石膏,經過煅燒、磨細可得β型半水石膏(CaSO4·1/2H2O),即建築石膏,又稱熟石膏、灰泥。若煅燒溫度為190°C可得模型石膏,其細度和白度均比建築石膏高。若將生石膏在400~500°C或高於800°C下煅燒,即得地板石膏,其凝結、硬化較慢,但硬化後強度、耐磨性和耐水性均較普通建築石膏為好。

三、下游
當燒成之熟料經輸送系統儲存於熟料庫後,依照比例加入石膏飼入水泥磨內,經研磨成適當細度,讓水泥發展出最大的抗壓強度。當製作好水泥於磨成後,先貯存於水泥儲存庫中,再依顧客需求包裝出貨,水泥包裝可分為袋裝、太空包袋及散裝。另外廠商也會將粉煤灰、煤渣、煤矸石、尾礦渣、化工渣或者天然砂、海塗泥等(以上原料一種或數種)作為主要原料,用水泥做凝固劑,不經高溫煆燒而製造的一種新型牆體材料稱之為水泥磚。而將水泥和砂、石子混合在一起,套入瓦片模型,即可製成水泥瓦。另外,水泥再加上膠凝材料、骨料和水按適當比例配置,即成製成預拌混凝土,是一種經過時間硬化而成的人工石材,通常在設備完善的工廠中先拌合好,再運送至工址使用,多為一般工程所使用,其硬度高、堅固耐用、原料來源廣泛、製作方法簡單、成本低廉、可塑性強、適用於各種自然環境,是世界上使用量最大的人工建築材料。

水泥因易受潮而硬化變質,故無法久存,不利於長途運輸,且密度高且笨重,故以內銷為主,屬於傳統內需導向型工業,一般國家水泥的自給率約為85%,內需型產業受國際景氣變動的影響較小,其榮枯與否主要繫於國內公共工程與建築業的景氣狀況而定,其中又以民間營建業占水泥使用量約八成左右,二成則用於公共工程,因此水泥業之榮枯,與營建業之景氣及公共工程的推動有著密切的關係,且由於國內營建業習慣於農曆年前趕工,因此每年的11月、12月成為水泥需求較大的月份,而7月、8月因逢雨季與颱風來襲而造成水泥產品的滯銷,成為水泥業之淡季。

水泥業生產時需消耗較高能量、環境污染嚴重,因此大多先進國家將水泥工業逐漸轉移至開發中國家,使得亞洲成為國際水泥企業的主要競爭市場,除日本以外,印尼、菲律賓、泰國、印度、土耳其等皆為亞洲主要水泥生產大國,其水泥生產企業多被外國公司大量收購兼併;只有中國大陸還處於國內企業群雄割據的局面,中國有3500餘家水泥企業,前十大水泥熟料生產企業的產能集中度僅為54%;在產能過剩、市場分散的情況下,企業惡性競爭此起彼伏,迫使整合已迫在眉睫。根據中國發布的水泥行業去產能行動計畫(2018-2020)預估三年內將減少熟料產能3.92億噸,關閉水泥粉磨站企業540家;且前十家大企業集團在全國的熟料產能集中度達到70%;並成立去產能基金,於2017年試點,並於2018年開始啟動。

傳統第四季因應年底趕工需求,一直是中國大陸水泥出貨旺季,目前中國大陸當地政府因嚴格執行供給側改革、淘汰低效能水泥產能,以及為了控制霧霾環保措施趨嚴,在中國北方強力實施交替停工生產的措施下,致使水泥市場的價格從2016年第四季起上漲到2017年仍未停歇,2017年12月水泥價已突破每公噸人民幣500元(約新台幣2,250元)的歷史新高價,而這也讓國內西進的水泥廠營運成長動能強,獲利大幅成長,國內的台泥、亞泥也因此大幅受惠長三角地區的價格急漲,因長三角地區需求旺以外,還必須供應北方需求;雖台泥的主力生產地區為兩廣,但可藉由水運進入長三角市場;而主力布局在江西、湖北的亞泥,也是經由長江運輸至長三角地區,因此價格上以供應當地需求緊俏市場。

由於水泥的生產原料”石灰石”具有無法再生的特性,而挖取山脈礦石也將造成景觀破壞,且水泥製造時會產生二氧化碳、粉塵及重金屬等有害物質,造成空氣與水質汙染,具有相當龐大的外部成本,國內西部礦區經歷數十年開採已漸枯竭,因此政府於90年代設立西部禁止採礦政策;因此臺灣廠商多轉往東部與大陸發展;國內東部近期也因環團對於政府核准廠商在花蓮地區礦權展延提出抗議。而中國大陸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水泥生產及消費國,由於中國大陸正在加速開發大西部、住房改革需求大、對於水泥的需求日殷,也使得國內廠商在大陸的投資更具有利基。

臺灣水泥產業國內兩大龍頭廠為台泥及亞泥,其在國內水泥市場的佔有率已達八成,產業近飽和,因此價格變化受產業供需影響較小,反受政策的影響較大。近年臺灣市場因受到國內房地產景氣低迷影響,加上外國水泥廠以壓低售價銷臺灣,而外銷則因受到中國水泥廠傾銷東南亞、競爭加劇影響,量價亦呈現下滑。

為了兼具環境保育與產業發展的兩相衝突,也許政府與台廠可借鏡日本進行水泥產業永續發展特色,導入綠色製程、節能減碳,將製程中產生的汙染物質完全回收再利用,並可利用水泥窯的高溫燃燒,協助其他工業產生的廢棄物轉化為資源再利用,再將廢棄物處理費納入企業的重要收入,進而打造循環經濟,如此可兼具產業發展與永續環境的維護,可謂一舉數得。

展望2018年,國內水泥產業在面對環團及地方政府要求停止開採下,出貨量及產能可能受限制,加上房地產景氣仍在谷底,且公共工程預算漸趨飽和,因此國內市場將維持穩定局面,而各水泥廠的主要的成長動能仍要看中國大陸的營運而定。